宝盈娱乐-BBIN国际娱乐-跟您分享最新资讯

♠《宝盈娱乐》娱乐品牌之最,《BBIN国际娱乐》在您最关键的时候帮助您度过暂时的资金难关,为您排忧解难,给您最好的建议和方法。

宝盈娱乐-BBIN国际娱乐-跟您分享最新资讯

故事:她是他年少时的守护现在亦是他用心疼爱的小娇妻

夏然正和闺蜜开心地逛街时,接到魏允电话,听见魏允说他出去遛狗把钥匙锁屋里进不去了,现在人和狗在北风里冻着呢。

夏然一听,秒怂,“等着,我打车回去最快也得十来分钟呢,今天下雪路还不好走,不行你先上物业暖和一会儿去。”

夏然昨晚在闺蜜家住,约好今天一起去逛街的,所以就把二哈放在魏允家了,她说二哈和魏允是一个作息习惯,周末自觉睡懒觉。

结果呢……这只天杀的二哈,九点就特么起来作妖,魏允周末都是睡到中午才醒的,即使魏允装听不见,戴着耳机听歌继续睡,可他怕二哈不是饿而是憋不住了在家里拉屎撒尿就坏了。

最后,被二哈鬼哭狼嚎闹得睡不好的魏允只好一边骂夏然是个小骗子,一边阴着个脸随便套件羽绒服就领二哈出去方便了。

要说魏允出门总忘带钥匙这毛病也是被夏然给惯的,魏允家和夏然家住对门,夏然家有魏允家备用钥匙,每次魏允忘带钥匙的话直接去对门把夏然敲出来给他开门就是了。

夏然一边接着魏允电话,一边把刚试穿好的毛呢裙子递给服务员,问服务员能不能打个折,钱没带够。

夏然让闺蜜先逛,说她去去就回,然后在拦车时教育魏允,“你懂什么,这叫策略,说是新款不打折,一般员工手里都有内部折扣,即便没有,过个十天半月新款也得有优惠活动。”

“魏允,我看你还是不冷。”夏然把电话一挂,决定坐公交回去。她才不要打车浪费钱只为回去给魏允那只傻狗送钥匙呢,她相中的多了,都能得到吗?

有的时候,夏然真不知道魏允和二哈谁更二,一个成天上窜下跳地咬东西玩,一个整天风风火火地不是踢球就是打架,眼瞅还有半年多就高考了,夏然笑得有些伤悲,魏允是不是心里觉得终于可以摆脱她这个品学兼优的同桌了啊。

夏然家和魏允家住的这个小区是医院家属楼,平时魏允爸妈和夏然爸妈工作都很忙,就让他们两互相做伴,一起长大的独生子女就好似亲兄妹一样。

不过,魏允爸妈时常发出感慨,同样是父母没空操心孩子学习的事,为什么夏然就能品学兼优,魏允却是个吊车尾的二货呢。

若是他俩是一个妈生的,魏允准得胡诌道那是因为在妈妈肚子里夏然把所有营养都抢去了,可他俩不是一个妈生的,魏允只好小小地承认了一下,夏然学习好,是因为她一根筋,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

的确,一般文科班女学霸多,理科班男学霸多,可夏然不但是理科班的学霸,还要分压群雄,成为学霸们仰慕却超越不了的女神。

每周末,魏允做饭时都会唠叨一句,“啧啧,这脑袋长得真是神了,你各种方程式融会贯通,竟然做饭收拾屋子这些小事全都做不好,你说你是不是学傻了?”

面对魏允的各种调侃,夏然不以为然地一笑了之,反正是自打她做饭状况百出后,魏允就再也没让她进过厨房。

两家父母经常不在家,上初中后,两个孩子吃够了外卖就开始每周末自己在家做饭。

后来,夏然掀锅盖时被热气熏了手,端菜时手滑盘子掉在地上被碎片割伤脚,热油时被油溅到烫了脑门一红点后,魏允就三令五申让夏然老实地坐在餐桌等着吃就行了。

魏允是属于天生做饭好吃那种人,什么菜经他手都能色香味俱全,尤以肉菜最入味,夏然喜欢吃红烧排骨,魏允就每周给她做一次解馋。

夏然比魏允小三个月,魏允常常逼她叫哥哥她也不叫,只有在饿了的时候才会乖乖喊魏允,“允哥,我想吃红烧排骨了。”

魏允抬手一弹夏然脑门,“理科生?那你去拿吸尘器把狗毛吸了,别总拿你不会用当借口。”

夏然一边揉着脑门,一边卖惨,“我今天刚逛上街就被你折腾回来送钥匙,然后为了赔罪和童童逛了小一天街,这会儿饿得都没力气了。”

“你俩中午就没在外面吃顿大餐?”魏允咋那么不信呢,夏然这只小馋猫,从来不带亏嘴的。

夏然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定定望着魏允编瞎话道:“就随便垫巴了点,再说外面大餐也没有你做的好吃呀,我这不留着肚子等着吃红烧排骨嘛。”

“算你有良心。”夏然以为她可以在沙发上躺尸等开饭时,魏允又来了句,“那就饭后再吸狗毛。”

夏然眼珠一转,牵着二哈下楼遛狗去,反正等到酒足饭饱后就耍赖今天逛街脚疼,魏允也没招。

魏允饭做好后,拿着手机边按号码边站在三楼窗边往下望,看见夏然牵着肥肥的二哈正往单元门这移动呢,他把手机收进裤兜,暗笑,夏然这是都能掐准他做一顿饭需要多长时间了吗。

魏允今天本以为夏然回来送完钥匙后就不能出去了呢,他好把二哈还给她照看继续睡觉,结果夏然这小骗子留下二哈继续作他后消失了一小天才逛回来。

平时上学早起就一脸不甘愿的魏允全指每周末睡到大中午来补觉呢,可却被二哈给搅和得睡也睡不实,夏然这个小骗子答应中午回来也没回来,直到傍晚才出现,他要不惩罚她干点活,难平被二哈作了一天的怨气。

可这小骗子倒好,一回来就吵着饿了,还一口一个允哥地求投喂,这没心没肺的劲,打不得骂不得的只能宠着。

魏允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言不合就爱动手的狗脾气怎么能任夏然使唤,可能是从小就把她当妹妹似的让她让习惯了吧。

夏然一看,这个袋子上的标就是自己常买衣服的牌子,心怦怦跳,从里面拿出衣服一看,就是自己想的那样。

“谁说我出去了,就这玩意还用劳驾我亲自去买?”魏允皱眉,不屑,他最讨厌逛街。

上午夏然回来给魏允送钥匙后又走了,魏允就问夏然闺蜜夏然到底相中哪件裙子了,然后找了那家品牌店的电话,微信付钱,让跑腿代送。

这件粉色毛呢背心裙,前面上身有一对小耳朵和一个毛茸茸的小鼻子,下摆中间折叠开气,穿起来真是粉可爱的。

魏允勾唇,半夸半损道:“好看,不过你这光着的两胳膊不嫌冷吗?要风度不要温度?啧啧,这12月的北风冻不死你。”

夏然眼睛亮了,不客气地接过去要关门,魏允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店员建议的搭配,你若不喜欢米色想要黑色再自己换去。”

“魏允,你突然这么好,是不是有事要求我帮忙?”夏然想了想,“你是不是又把谁打伤了,怕你爸妈知道后收拾你,求我帮你说情啊?”

“哦,那是因为什么?”夏然灵动的大眼睛转了一圈,想到魏允让她吸狗毛的事,谨慎道:“先说好,我不要吸狗毛,之前买狗时咱俩就说好的,我负责照顾狗,你负责收拾屋子。”

这只小二哈是魏允和夏然一起买的,那年中考结束同学们一起出去玩,有人抱了条狗去,夏然特别喜欢。

夏然乐意养却讨厌狗掉毛,于是就和也喜欢狗的魏允约法三章,一个负责早起遛狗,一个负责收拾狗毛。

平时这只狗是待在夏然家的,所以魏允说自己是钟点工吗,每天定时来夏然家收拾完狗毛再回家。

两人有时候也会在家里一起给二哈洗澡,当然每次洗完,面对狼藉的地面都是魏允负责收拾的。

魏允被夏然严阵以待的架势逗笑了,撇嘴道:“不是我有事,是我妈这几天有事要找你,不过你可以表面应承应承就行,千万别当真。”

魏允妈妈问夏然能不能抽出点学习时间给魏允补补课,也不指望他能考上本科,但怎么也得上个大专吧。

要说魏允也不是脑袋笨,他就是不往学习上用,各种球都能玩得上手还能玩得出类拔萃的魏允,可不是四肢发达那么简单。

魏允妈妈找过夏然后,夏然问魏允的意思,到底打没打算好好拼一把,不为青春留下遗憾。

魏允冷笑,“什么叫遗憾?没考上名牌大学就是遗憾吗?我天天过得挺开心的,你爱学学你的去。”

魏允脾气不好,夏然也不是吃素的,被魏允这一通夹枪带棒的话惹急了,抬腿一脚踢在魏允的小腿上,“你爱学不学,反正我也不想大学继续和你做同桌。”

打那天吼完,夏然连着一周都没理魏允,狗毛也不用魏允吸了,周末时也不吵着让魏允给她做肉吃了。

听闺蜜说魏允打球时又和文一班的谁谁谁起争执了,好像晚上放学后还约了去校外打一场。

夏然看过魏允打架,初三时有一次,他们放学被两个小混混截住要钱,夏然这小脖颈一挺,不服,“凭什么给你们?”

魏允把夏然往身后一挡,从兜里拿出钱包扔给小混混,然后把书包递给夏然并训她,“一会儿你不准再出声,能跑就跑,不用管我,我自有办法摆脱。”

魏允本来也没打算给小混混钱的,可奈何身边有夏然,他担心她被占便宜,口头也不行,可小混混拿了钱偏还想再撩骚撩骚夏然。

魏允怒了,出手如风,拳拳打在那个让夏然跟他好的小混混脸上,大有打到他爹妈都认不出他的架势,另一个小混混狠狠拿拳头砸在魏允后背上,让他放手。

夏然急了,把两人书包扔在地上,抄起不远处的一截木棍抽在打魏允后背的那个小混混身上。

小混混一边骂着一边回身去抓夏然的手腕,魏允快速转身抓着他的手一扭往墙上撞,只听一声脆响,小混混的手腕折了。

想抓夏然的小混混疼得呲牙咧嘴地吼叫着,被魏允打在地上的小混混鼻口窜血爬不起来,魏允拿回自己的钱包,捡起地上的两个书包,拉着夏然的手快速离去。

夏然记得那次回家,魏允父母并没有训魏允打架的事,反而还夸他把夏然保护得很好,这哥哥当得不错。

魏允阴着张脸,一边命令夏然用棉签给他清理手上的伤口,一边训斥她,“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不准出声,也不准出手,跑就对了,只有你跑了,我才能安心对付欠揍的那些人。”

她知道魏允每次打架都不是他先挑的事,男生之间玩球磕磕碰碰很正常,可偏有那种没事找事的,还有别校的“能人”过来挑衅的。

魏允属于本来脾气就不咋好的,玩球就是玩球,没那么多嘻嘻哈哈的捧场给脸,想和他玩拼的就是技能,让他故意输给谁根本不可能。

所以,有的人就很不服魏允这股“唯我独尊”的劲,常常磕着磕着就打一起去了。

夏然下午放学后不放心,校外约架听着不像是能善了的小架呢,她偷偷问了和魏允关系好的球友他们约架的地点在哪后,便和闺蜜赶来离学校两站地的小公园后门。

夏然正要打电话为魏允搬人时,看见有人拿着棒球棒从背后偷袭了魏允的腿弯,害他差点没跪下。

夏然把电话扔给闺蜜,让闺蜜打给她通讯录写着的魏允朋友,让他们快来帮魏允,自己则从躲着的大树后拿着随身携带的俩羽毛球拍往那处离这棵大树不远的空场跑去。

幸亏她和闺蜜每天下午放学后,晚自习前都打会儿羽毛球锻炼身体,要不这一时半会儿上哪找打架工具去。

夏然边跑边大声喝道:“喂,你们也太不讲究了,说好的人数对不上,还私带工具,这也太没底气了。”

“回去,你来裹什么乱。”魏允打架时根本没看见跑来的人影,一听这声音脸色黑成炭。

对方的几个人狂笑魏允,“找个女生来救场,还能再出息点不,乖乖认错叫爷爷,今就这么算了。”

夏然见这帮人暂停不打了,边把手里的球拍扔给魏允和他朋友,边对文一班那两人说:“文一的是不?你们两个同校的联合外校的学生欺负本校的,这是哪个老师教出的有才学生啊?告诉你们现在跑还来得及,或者等着你们老师来认领也行。”

文一的两人骂骂咧咧,魏允要去揍他们,被夏然拽住,“骂就骂,我又不掉肉。还有那两外校的,穿着校服来,怕冤有头债有主找不到你们是谁是不?放心警察叔叔能帮忙。”

“你……”四个大男孩表示无语,文一班的那两二缺心道这个夏然不是书呆子吗?学神脑袋进水了来掺和打架的事不说,还特么专挑别人忌惮之处下手。

夏然到现在还心疼魏允腿弯挨的那一下子,她只恨自己平时打什么羽毛球,她要打棒球的话,是不也有棒球棒削对方腿弯一下子了。

许是被夏然的话吓唬住了,文一的两二缺有点想撤的意思,外校的那两人却不信夏然说的话,指使文一的同伙不打就去一边把这女的架住,不许她掺和,再想办法把她嘴堵上,不准出声,就让她看着平时嚣张的魏允是怎么挨打的就行。

一边护夏然一边打架总是吃亏的,夏然不想魏允分神,见空就跑开往远处眺望看来没来人。

夏然对文一那两人叫嚣道:“再不跑就等着被记大过吧,你们先起的头,看你们拿不了毕业证怎么和爸妈交代。”

魏允打架一对一就没输过,一对多时就往死了打一个人,把对方揍到缓不过来,再去打别人,可外校的两个手下败将和他结怨已深,他打倒一个人,另一人也往死里打他。

夏然在看见外校的人又拿起棒球棒砸向魏允后背时,赶紧喊魏允躲开,她自己则被文一的人拽住了胳膊。

夏然使劲挣脱时上脚狠狠一踹对方膝盖,对方吃痛松手,在惯性作用下,夏然侧摔在地上,冬天穿得厚并不疼,只是左手手心挨地时蹭破了点皮。

好在这时“援军”赶到,魏允脱身后第一时间跑到夏然身边查看她手心,看见娇嫩的手心冒着血丝时,魏允喷薄的怒气震得胸口上下起伏着。

魏允带夏然去了最近的诊所,为蹭破了皮的地方消毒,然后寒着脸问夏然谁告诉她他打架的事。

夏然可没有出卖魏允的球友,也没有出卖自己闺蜜,要不是这两人眉来眼去的,她上哪得来第一手资料啊。

魏允拿夏然没辙,只好作罢,但今天这事肯定不算完,夏然受的伤对方得加倍偿还。

魏允果然说到做到,接连四天他每天下午都以各种借口和老师请假,挨个打了敢和他挑衅的人,那四人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说,每人手心都被硬物划出了血。

夏然从闺蜜口中得知魏允和球友踩点跟踪锁定“猎物”后,让球友负责把风,他单挑对方,打服为止。

在魏允恢复下午正常上课后的第二天课间,夏然去接水时发现班里的公共饮水机没水了,她喊魏允帮忙换桶水呗,班里男生都出去玩了,就他这两天消停,也不出去打球了,下课就趴在桌子上养神。

魏允犹豫了一下后起身走到班级后面换水,夏然看见他那右手骨节处青紫一片,难怪他每天走路时都装模作样地揣进裤兜里耍酷,每天翻书时也是用左手翻页。

起初她还纳闷魏允是那天打群架时胳膊或手哪受伤了,问魏允他又不说,反而还装出一副认真听讲的三好学生样,魏允还转移话题和夏然说他要好好学习了,以后再也不打架了,争取能和夏然考同一所大学。

当时夏然光顾着激动了,再三确定魏允没和她开玩笑后,整颗心都跟被蜂蜜包裹着一样。

现在看到魏允右手上的伤痕累累,夏然的好心情全没了,她拽着魏允往医务室跑,想看看能上点啥药。

魏允拽住夏然,耐心解释道:“然然,我这没坏口只能养,去了医务室不好说,你要闹得校领导都知道吗?”

夏然贝齿咬紧下唇,水汪汪的大眼睛落了泪,责怪魏允,“你没事去报什么仇,好好的手折腾成这样。”

“你知道了?又是你那好闺蜜告诉你的?靠,我这球友也真是够了,放过去就得被美色所迷成了叛将。”

夏然被魏允说笑了,试探着问:“那要是我想从你口中探听点你球友的事,你能告诉我吗?”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